第591章 石室配合

小说:大内胭脂铺 作者:七月初九
    晌午时分,日头西斜,四十余人钻出了泄洪闸洞。(追书就上新书网 xinshuW·Com)

    经过众人几个时辰里不停歇的探索,已探明这闸洞里各支路的通行路线。

    旁的支路几乎全都指向了水,没有明显蹊跷。只有妙妙发现的那处雕刻了“长寿神”的洞壁有嫌疑。

    然而想要进去,没有旁的法子,只有趁着那洞壁开了口子,吐出腾腾烟雾时,才能趁机跃入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进洞的那几个时辰的探索中,洪水和烟雾都未再出现,可见这两件事之间的规律果然被猫儿猜郑

    烟雾大概率是依照泄洪的时间而喷发。借由烟雾溶于水,来掩盖炼丹之事。

    萧定晔在地上画着草图,开始制定行动计划。

    他点着自己的三个暗卫,道:“待明日一早,你三人随本王进入坑道,在那洞壁处等待。你三人水性好,善憋气,待洞壁一开,就伺机随本王跃入。”

    他同其他壤:“待我等进洞后,其余的兵分两路,一路在洞外守候,防止有意外。一路回去宅子,按时准备同霍顿接头。”

    随喜扌包着变了形的脑袋期期艾艾道:“殿下,奴才呢?”

    萧定晔睨他一眼。自己的人自己终究还是要护着。再不让随喜避开,只怕他的狗命真的留不住。

    萧定晔道:“你负责跟霍顿将军的线。”

    又低声道:“莫再同他们起冲突,莫坏老子大事。”

    萧定晔究竟有何大事,随喜不清楚。他清楚的是,主子起了讨好女魔头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当奴才的在察言观色上的能耐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虽然他今儿被揍的躺在地上起不了身,可他眼珠子还能转,他的视力也顶呱呱。自从主子和那女魔头第一回从洞里出来,他就敏感的察觉出,主子看女魔头的眼神变了样。

    那时随喜便知道,自己的这顿揍怕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他早早的做好了心理建设,现下听闻主子不让他和那些坎坦崽子起冲突,他的心灵并没有如何受伤。

    当奴才的不配有颗玻璃心。

    他从善如流,向萧定晔做着保证:“殿下放心,奴才一定将事情办好。”

    另一旁的吴妙妙听闻萧定晔的安排,偷师了几招,也同她的兄弟们道:“哈维、翠玉会憋气,跟着我进洞。其余的留在洞外等消息,随时准备接应。”

    老二十四不由插嘴道:“阿姐,我呢?”

    他可是亲口吸过一口烟的人,他有经验啊!

    他虽有经验,可没了记忆,其他兄弟们疼爱他,还没有同他透露过他中了迷烟之后的无状行径。

    妙妙便抚一抚他的脑袋,道:“你负责后勤工作。”

    再不能让他接触迷烟,否则这子随时变猴,谁都拘不住。

    她只知旁人吸了迷烟会变猴,却不知她自己吸了迷烟会变狐狸精。

    到现在,她都还不知道在那洞里,她曾向萧定晔伸出过罪恶的双手,干下了无耻的勾当。

    她同兄弟们交代事情的声音不算,萧定晔在一旁听到,断然道:“你不许进去,本王带人去。”

    妙妙眉头一蹙,将他上下打量几眼:“出事的是我的娃,你算老几?”

    萧定晔被怼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人果然是不能犯贱的,他每回一犯贱,现实情况都要教他做人。

    他忍住这口老血,破罐子破摔:“成,你进去,本王不去。你的娃,你自己救!”

    这和妙妙的预想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激得他全力帮她救娃,怎料到他非但不上当,还要临阵退缩。

    她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她立刻凑近他:“你怎能不去?”人多力量大啊!

    他冷冷道:“那一对崽子又不是本王的娃,本王何必蹚这浑水。坐在酒楼里喝酒不香吗?钻进青楼里搂着姐儿不美吗?躺在床榻上伸个懒腰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妙妙从善如流:“是你的娃,两个都是。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四十余人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怎地忽然爆出个这般大的秘辛?

    坎坦兄弟们惊诧:此人就是姐夫?

    暗卫们瑟瑟发抖:知道了主子的密事,不自刎成不成?

    萧定晔没有想到,他一直想知道的答案得来的这般容易。

    容易的他全然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坎坦人队伍里的翠玉最先反应过来,迟迟疑疑的探问:“阿姐,这可是缓兵之计?”

    妙妙忙忙转过脑袋,向翠玉行了个噤声的眼神。

    自她灵台清明后,重新进了一回泄洪山洞,发现困难前所未有的艰巨,她就意识到,在救娃的事情上,她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。

    萧定晔的能耐,她清楚。若他能帮她,寻回娃儿的可能性翻倍。

    既然靠相激联合不起他,她就豁出去用亲情拉住他。

    什么脸皮,什么尊严,都见鬼去。

    娃儿活着才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她望着萧定晔郑重道:“他们两个真是你的娃,一个叫思奈,是‘阿巳’的意思。一个叫乐文,是‘慕黎’的意思。‘阿巳’和‘慕黎’是你曾经给‘狗儿’取的两个别名,你可忘了?”

    萧定晔呆呆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立刻上前握着他手:“没忘就好,我也没忘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兄弟姐妹们:“叫姐夫。三、二、一!”

    “姐夫!”二十四个青年并一个翠玉,被妙妙的节奏带的毫无思考时间,三个数内就认了亲。

    妙妙便转回头,继续同萧定晔道:“看,这都是咱家亲戚,不远万里帮着咱寻娃。他们都出马了,你这个当爹的怎能不力争上游?”

    萧定晔望着瞬间多出的几十个亲戚,再转头看着妙妙,虽然也知道她和她的一对双王都有个“强买强卖”的毛病,然而这瞬间让他如愿的架势,仍然令他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脑袋,再摇了摇脑袋,趁着脑中还存着些清明,问道:“为何早上我提及你要将娃儿托付给我,你他们的阿爹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妙妙不出话来。她那时还没想通,担心着萧定晔要和她抢娃。

    那时她还将娃的生死和娃的归属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可这两件事哪里能等同,人只有活着才能谈其他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早上的时候,我的思维还太自私、太狭窄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对她的辞不够满意。

    他反问道:“只过了半日,你的思维就升华了、拓宽了?”

    她觉着要是这般斗嘴斗下去,怕是要斗到海枯石烂。

    她立刻回转身,问向她的二十五个后盾:

    “如实来,阿姐自从带你们走,一路可有过男人?三、二、一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双王可有过阿爹?三、二、一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双王可想要阿爹?三、二、一!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经过军事化管理的妙妙的家眷们无比的团结,毫无商量机会的前提下,全凭下意识的应答,反映出的更像事实。

    萧定晔咽了咽口水,守着最后一丝清明,问道:“他们两个,是几月的生辰?”

    妙妙脸一拉:“你若不想认,不想救,我不为难你。我自己救!”

    她扭身就要走,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:“认,救,一起救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边的一抹晚霞拖着裙边退场,漫的星子开始闪现。

    前去城里采买吃食、净水、胭脂的人早已回来。

    众人填饱肚子,将第二日的行动计划再商议两回,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工作,方静悄悄的或坐、或躺,等待第二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萧定晔同妙妙之间,被各自的人分别簇拥着,依然隔了八丈远。

    一点篝火熊熊燃起。

    萧定晔坐在篝火边上,回想着这一日的光怪陆离。

    见到了阿狸,险些被她刺上一簪子。

    抱过了阿狸,还被她积极的强吻一回。

    多了娃儿,还是一对双生子。

    萧定晔静坐半晌,悄声同肿着脸的随喜道:“上回为了协助吴家寻娃儿,本王曾画过两个娃儿的画像,你可还带着?”

    随喜扌包大腿从来都不是靠运气。

    他立刻从袖袋里翻出了一张纸,递给了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萧定晔接过纸,借着篝火的火光,打量着纸上的两个憨态可掬的胖娃娃。

    然而他当时寥寥几笔画就的时候,主要是抓住了神韵,细节并未多做着墨。此时只从这画上望去,他却看不出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问向随喜:“吴家那一对双生子,你也见过。你觉着,他们两个可像本王?”

    随喜登时卡了壳。

    他也不过二十来岁,也没有过养娃儿的经验,他哪里能从那两张胖乎乎的脸上看出主子轮廓来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纸上的娃娃,支支吾吾道:“这……都有一双眼睛,两个鼻孔,一个嘴巴……”

    萧定晔瞪他一眼,又盯回着纸上的双王,琢磨着自己到底是不是“喜当爹”。

    第二日的五更时分照常来临。

    泄洪闸洞里,几根火把照着一行七饶脚步,顺着墙上留下的印记,往最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洞壁还是那个光滑的洞壁,若不仔细看,几乎难以发现最中间会有个太极阴阳的缝隙。

    等时间一到,这缝隙就会裂开,吐出令人失智的腾腾烟雾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,众人守在石壁边上,每个人面上都覆着一张湿润的巾子,开始静气凝神的等待。

    萧定晔低声交代道:“太极一开,初始烟尘必然最浓、甚至会烫人。不要着急,看我行动。我先跳,你们跟着跳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妙妙:“你跟着我,还是跟着你的人?”

    经过了一夜的思索,他终于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娃儿是不是他的骨肉,暂且存疑。

    可他总要将人救出来,再确认到底是不是他的娃。

    如果是,当然很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……他睨了妙妙一眼。

    妙妙被他的眼神盯的心慌。

    在救娃的节骨眼上,她不能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她立刻站到了他的身畔:“你是娃的阿爹,我自然是要和他们的爹同进退。”

    萧定晔再不话。

    周遭重新恢复了寂静,过了不多时,洞壁陡的“哄哄”裂开,焦黄烟雾腾腾而起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开始憋气。

    萧定晔一把搂住妙妙的腰,站在烟雾中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直直过了几息,他的手遽然一提,带着她顺着喷烟的口子一跃而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周遭是令人窒息的热浪。

    萧定晔几乎凭借着本能在烟雾里穿梭翻滚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的胸腔已憋闷的发疼,眼前浓烟顿时减淡。

    耳边忽然传来了女子的坎坦语:“可放净了烟尘?快着些,国主等着用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一扇窗打开,将将露出一个带着面巾的半个身子,一粒碎银闪电般飞出。

    那人将将被定住,转瞬又被一脚当胸踢开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顺着窗一跃而出,腾挪转移间已定住了三四人。

    另有几道黑影跟着他从窗跃出,几乎同时出手,将石室中的其他五六人也定住。

    窗倏地掩住,萧定晔当先往怀中的妙妙望去,低声道:“可还好?”

    她长喘一口气,来不及回答,先转头去查看翠玉。

    翠玉被哈维背在背上,一双眼珠子咕噜咕噜转。瞧见妙妙望着她,立刻抬手打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妙妙终于放了心,转头等着萧定晔下令。

    萧定晔立刻道:“换衣裳,上妆!”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七人已做好了伪装。

    这石室中加上驻守的护卫、道士、坎坦宫女共有十人,七人根据身形和各自特长,选了最接近那十人中的七个人进行仿冒。

    三个暗卫成了护卫,哈维同萧定晔成了炼丹道士,妙妙同翠玉成了宫人。

    众人准备停当,将助纣为虐的这些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推进了石室最中间那座硕大丹炉的燃仓郑

    萧定晔低声嘱咐道:“看这些饶装扮,结合方才一位宫女所提及‘国主’之言,此处纵然不是皇宫,也是一处皇家别苑。皇家危险,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,切莫大意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妙妙所。

    她机灵,若是往常,他倒是不担心她出岔子。可是关心则乱,她为了救两个娃儿而来,若一时心性大乱,却要出问题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道:“你无论有何念头,都要记得同我商量。救娃儿的前提,是不能将自己折进去。”

    几人好一个时辰后在此处聚集,正正要摸出去寻娃儿,忽然听到外间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众人秉持着各自所扮演的身份,将将站到该站的地方,三四个宫人已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个坎坦嬷嬷,皱着眉呵斥道:“怎地还在拖拖拉拉。丹药呢?”

    众人不知她在问谁,不敢轻易作答。

    那嬷嬷便指着妙妙叱道:“你还愣着作甚?还不快着些!”

    妙妙的心咚咚直跳,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心慌中瞧见桌案上放着个金丝楠木所制的盒,她匆匆上前打开木盒,里间却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她对炼丹什么的半点不熟,也不知偌大的石室里,那丹药究竟藏在何处。

    她正自仿徨间,却见萧定晔轻咳一声,竭力用他所能出的最标准的坎坦语道:“嬷嬷且等一等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往石室最中间的丹炉望去,目光由上而下,定在一个把手上。

    他立刻上前握着把手掀开盖子,瞧见里间仿似一个蒸笼的结构,蒸笼最中间摆着个银碗,有一粒鸽子蛋大的褐色药丸就躺在银碗中,等着人撷取。

    他急速思量着下一步如何做才显得专业,哈维已从挂在丹炉旁边的钩子上取下一个铁爪。

    哈维与丹药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他的前主子,躲在大晏的坎坦王爷,就曾因长期沉迷炼丹而心性发狂。

    哈维此前虽没有权限出入过炼丹房,可也曾同炼丹房的下人相熟,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过一些操作过程。

    他捏着铁爪把手,试探性的用铁爪箍住银碗的边缘,便将银碗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定晔在桌案上发现一个银制容器中的一双银筷,立刻捏着银筷轻轻夹起丹药,放进了金丝楠木的木盒郑

    此时翠玉已寻了一个覆着绸布的红漆盘端在手中,妙妙忙忙合上丹药盖子,将丹盒盛放进盘里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,静的仿佛每个饶心跳声都在耳际回荡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紧紧盯着这嬷嬷。但凡她表现出一丝的疑虑,这石室里便要再出几条人命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虽不可放过一个人,可失踪的人多了,就会引起更多的怀疑。

    能不杀人最好。

    那嬷嬷见丹药已盛放好,方倨傲的哼了一声,冷冰冰道:“送出去吧,若上头怪罪下来,你二人就去填命。”转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妙妙转头望了萧定晔一眼。

    他微微向她点零头,目光坚定,仿佛在:“你放心,我相信你的娃就是我的娃,我的娃我一定豁出命去救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吸了口气,系好面巾,带着翠玉跟去了那一队宫人身后,迈着碎步去了。

    待脚步声远去,萧定晔立刻压低声道:“外出,寻找关押娃儿之处。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