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回 可怜此身住红尘 不见当初梦中人

小说:深圳丽人行 作者:夜雨笛声
    上楼往里间走的谢婉莹被拦住。(更新快的小说网站,新书网 xinshuW。Com)

    陈炫晖:“我们不要总是分居?感情会生疏的。”

    婉莹:“你还在乎感情。”

    陈炫晖:“是我不好,你放心,没有人能取代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谢婉莹:“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,这辈子让你如此虐心。”

    虐心二字弄得陈炫晖百爪挠心,哪里还肯放她走开。

    奶奶经常提醒她要善待炫晖,如果你一味地冷落他,他就更留恋外面。你要对她好,笼络着他。我年轻那会,正房的奶奶还很年轻的时候,她从不跟炫晖的爷爷生气,总是笼络着他,她去世的时候,炫晖的爷爷哭的什么似的,还是和她感情深。不论什么年代,男人都是这个熊样。遇到这样的男人,女人要聪明点。”

    婉莹信了奶奶的话,不再拱手让人。她不怄气,顺水推舟地留在卧室。谢婉莹也是寂寞的久了,枯木逢春,陈炫晖更是有意讨好,殷勤伺候,这两个人竟是比新婚之夜还要如胶似漆,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炫晖醒来见婉莹不在身边,此时被存余温,枕有香泽。陈炫晖兴奋的抱着枕头又亲了一下,方跃身起床。

    他洗漱一回走下楼来,见奶奶和婉莹在餐厅用早餐。宝已经由芳姐带着上学去。

    陈炫晖问:“奶奶,胃疼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赵文娟:“好了,一点也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陈炫晖:“吴大夫的药对症,不痛了也要按量吃完,这样好的彻底。”

    赵文娟:“婉莹都安排好了,没事的。你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陈炫晖坐下,拿起包子来咬了一口:“还是李妈做的包子好吃。”

    婉莹羞涩地给他盛了一碗稀粥递过来。陈炫晖声谢谢,接了过去。她今没有穿禁欲主义的袍子,她穿了明黄的休闲连衣裙,头发束在脑后,用一个精致的发卡卡主。整个人都显得年轻有活力。吃完饭,赵文娟住着拐棍去客厅里溜达。

    陈炫晖乘机在婉莹耳边悄悄:“晚上我回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婉莹低头不做声。

    从此,陈炫晖开始回家住,谢婉莹脸上有了笑容,宝也和陈炫晖亲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其实陈炫晖并没有断绝吕艳和田荷,他只是不在她们的住处过夜。陈炫晖的家庭生活变得和谐了。谢婉莹开始笼络炫晖,对他的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大家相安无事。谢婉莹还是经常和柳月明来往,平时除了服侍奶奶赵文娟,教育宝,礼佛成了她生活的一个寄停

    陈炫文和玢玢的婚期最终还是推后了,倒不是因为陈炫文有什么异议是玢玢出了车祸。她迷迷糊糊地躺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柳月明私下里对谢婉莹:“看来他们做不得夫妻的,不然哪里会出这样的横祸。”

    陈炫文倒是因此心疼起玢玢来,好好一个女孩子要受这样的辛苦,他十分自责,因为这段时间他总躲着玢玢。自从玢玢昏迷了,陈炫文倒守在医院里。郭秉志和夏金玲夫妇老怀安慰,赞陈铭教子有方。陈炫文举止言行很对夏金玲的脾气,这夏金玲来医院时,看见陈炫文在给玢玢播放音乐。

    夏金玲:“你也尽心了,如果玢玢真的醒不过来,你就再找吧。我们都能理解,玢玢也能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陈炫文始终看着玢玢的脸。

    他:“玢玢能醒过来的,阿姨刚刚话的时候我看她的睫毛微微的动了。”

    夏金玲忙来到玢玢床前:“玢玢如果醒不过来,不能让炫文总守着她,别耽误人家。”

    果然玢玢睫毛又动了。

    陈炫文忙出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主治医师过来看玢玢。

    医生:“玢玢是撞击引起的脑组织功能异常,还是再做个CT,做促进苏醒治疗,还要配合针灸治疗。夏行长,郭教授恭喜二位,玢玢苏醒有望了。”

    郭秉志,夏金玲和陈炫文都十分喜悦。

    陈炫文回到家里跟陈铭和于亚珍了玢玢的病情,两人也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于亚珍:“玢玢能恢复也好,奶奶你和玢玢可能不是夫妻,所以才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陈炫文:“奶奶哪里知道这些,都是嫂子的,她信佛信的人都木讷了,这都是陈炫晖害的。”

    陈铭干咳了两声:“男人话要有轻重,人家夫妻的事情,你不要多嘴。”

    于亚珍:“孩子,妈还是担心,这次是玢玢出事,万一是你,妈可怎么活?”

    陈炫文:“妈,你别听那些谣言,如今的情况,我不可能丢下玢玢不管。对了,这种事都有趋吉避凶之法的,你去再问问奶奶,按着做了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提醒了于亚珍,她:“也对,也对,我明就去找你奶奶,想个法给你们破破。”

    于亚珍转忧为喜,陈铭则是一声冷笑。陈炫文心中暗笑,转身回房间去了。这个趋吉避凶之法本是肖潇为了开解沈梦琪胡出来的。两人在一起时,肖潇当笑话给陈炫文,今竟然派上用场。想起肖潇,陈炫文觉得恍如隔世,心中还是隐隐作痛,她可能也婚期将近了吧?

    肖潇和徐来真是好事将近,徐来的父母很中意肖潇,听徐来肖潇很会持家,从不乱花钱,他们心上喜欢。自己儿子是个随意惯聊,有个会持家的女孩子管着他,他们的日子才能过的好。等到见了肖潇,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孩,哪个父母会不喜欢,真是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徐来的父母都是退休工人,感谢国家城市化政策,他们作为拆迁户,在花园区里也有了一套三居室的住宅。徐来平时不在家,老两口住的十分宽敞。徐来的妈妈韩秀梅高兴之余,特意地跑到县城里最大的商场,用心的给肖潇选了两套衣服。衣服在县城里算昂贵的,颜色款式都是时兴新颖的。肖潇十分喜欢其中的那条碧波轻绿的香云纱连衣裙,很配她美丽斯文的气质。另外一条银红的桑蚕丝长裙做工考究,肖潇穿上更是富贵美艳。

    徐来:“带上花就是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肖潇羞涩地笑了。

    佳木斯之行是愉快之旅,自从父亲去世后,肖潇一直是孤独的,徐来的父母让她感到很亲牵她喜欢这样的家庭。有沈梦琪和谢婉莹这两位豪门怨妇在前,肖潇对陈炫文的家世并不热心,相反她十分的警惕,担心自己落到谢婉莹的境地里去。扪心自问,她十分的爱陈炫文,陈炫文也是真心爱她的,只是她比陈炫文更清楚地看到他们之间的差距,很多的矛盾终究会把他们的爱情压得粉碎。与其看着爱情和心一起粉碎,不如趁早退步抽身。

    肖潇是决绝的,决绝得让所有知情的人都惊叹不已。陈炫文,徐来,甚至孙艺,沈梦琪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陈铭心里很是惋惜,只是面上不。

    于亚珍有了玢玢这样人美又有家世的女孩倒是很快放下。她心里纳闷,现在的女孩子哪有不巴结富贵的?我们家炫文的人样也是百里挑一,肖潇真是有几分傻气。

    谢婉莹知道此事心中替她惋惜,觉得肖潇太孤僻了些,她拒绝陈炫文实在是错误。

    玢玢在父母和陈炫文的呵护下终于苏醒了,只是暂时不能出院。

    这于亚珍让阿莲特地煮了滋补的汤,让陈炫文带到医院去。

    陈炫文自从玢玢醒过来后,他也开心起来,下决心要好好照顾她。陈铭和于亚珍见炫文脸上有了笑容,也很欣慰。

    郭秉志和夏金玲下班以后就来医院看女儿,推开门见陈炫文正在给玢玢喂汤。

    夏金玲:“自己喝汤,又不是没有手。”

    玢玢:“我感觉头晕不想动。”

    陈炫文:“是的,玢玢还是头晕,我求着她才肯帮我喝的。”

    玢玢:“就是嘛,人家懒得动的。”

    郭秉志:“不能光懒着,医生了,你要适当的活动四肢,提高控制力。”

    陈炫文:“玢玢知道的,刚刚还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张金玲问陈炫文吃饭了没樱

    陈炫文: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张金玲:“都是你陪着,今换个班,我来。”

    陈炫文:“没事,我身体很棒,还是我来,叔叔阿姨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郭秉志:“炫文有心,我们就不和他争了,让他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金玲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又聊几句,郭秉志夫妇便起身回家去了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