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

    “放心,快年底了,方圆千里的几个门派都有弟子回家,有的是机会,千万不要那自己的命开玩笑。(追书就上新书网 xinshuW·Com)”刀疤客胸胸有成竹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老大,目光就是深远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几洒转马头,从新赶回庆丰城。

    前方很远处,坎维内心冷笑,对于刚才的场景,自己之前看过的里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,这些人还真将自己当成什么也不懂的楞头五,只可惜他们失算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坎维二人驰行到庆丰城百里外的时候,一道灰sè的人影挡住了二饶去路。

    “嘿嘿,畜生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常遇舔了舔嘴唇,生出干枯的右手,一掌轰去,直接拦下二饶去路。

    “常遇?!”

    坎维面容并未露出任何惊讶之sè,倒是一旁的坎萱,神sè有些担忧起来,

    “常…常执事,你拦下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常遇冷笑起来,“做什么?自然是前来收取你们的命。”着还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坎萱,待会儿你先走。”坎维转过头,对着身边的坎萱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可是凝真境初期,难道你想一个炔住他?那样你会没命的。”坎萱心下有些焦急起来,如果现在返回庆丰城去请城中的宗内高手帮忙恐怕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常遇正是考虑到庆丰城内驻扎有南罗宗的高手,所以才选在离南罗宗百里之遥的平原上了却坎维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坎维大吼一声,同时手中jīng钢剑狠狠的拍打在坎萱的马背上。

    黑风马吃痛受惊,载着坎萱发疯似的往前跑去,无论马背上的坎萱如何拉扯缰绳,黑风马只是一味的向前冲。

    “坎维大哥!”

    黑风马载着坎萱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远方际之间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。”常遇望着已经远去的坎萱,冷笑数声,“没想到你还挺讲义气的,让那女娃先跑了,然后自己再乘机逃走吗?”

    坎维一收之前的严肃表情,嘴角逐渐显现一丝邪笑。

    “想要逃跑,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常遇一个纵越,直接来到坎维身前,临空一掌,对着坎维胯下的黑风马狠狠拍去,只要没有马,坎维便逃不过自己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不动掌!”

    强劲的气劲破体而出,形成一个磨盘大的土黄sè掌印,夹带着开山裂石之势,对着黑风马当头碾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掌印就要落在马背上,坎维也不再迟疑,脚尖一点马背,借力临空,jīng钢剑‘噌’的拔出,一道青sè的剑气呼啸着向着常遇扑去。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两道轰击声响起,顿时溅起巨大的粉尘,坎维视力受到影响,当下不敢在这里多呆片刻,神行步法第三重施展开来,脚下留下一道道残影,整个人瞬间shè出粉尘外。

    神行步法已经到邻三重,坎维勉强能够进行短暂的滞空,身形向前一跃三十丈,逃出粉尘自然不知问题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粉尘内再次传来轰鸣声,常遇整个人直接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居然没跑。”走出粉尘后,常遇微微惊讶的看来一眼停留在一旁的坎维。

    坎维眼神扫了一眼常遇,发现其身上没有丝毫破损之处,想到刚才自己的那一剑并没有伤及他分毫。

    “凝真境果然很强。”坎维心中不得不承认,刚才那看是随意的一剑,其实是《粹剑九式》第五式,蕴含了坎维的八分实力。

    “嘿嘿,很奇怪是吧?”常遇似乎看出来了坎维的困惑,凹陷的双眼如毒蛇一般紧盯着坎维,

    “凝真境不是你这个畜生能够想象的,区区武者,想和凝真境的抗衡,简直方夜谭。”

    完,常遇一个大跨步,对着坎维狠狠轰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体内内气迅速逆流,jīng钢剑体表寒光隐现,

    “碎金!”

    弧形剑气与拳印狠狠的对碰在一起,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强大的爆鸣声顿时传来,一袭袭气浪朝着坎维与常遇二人推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坎维胸前仿佛遭受了一击重锤,一口逆血顿时没忍住,直接喷了出来,至于常遇,只见其体表凝结了一层淡黄sè的气罩,将其严实的笼罩在其郑

    “哈哈哈,子,受死吧。”常遇兴奋的朝着坎维劈来,只要杀了坎维,他也能回族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掌印翻飞,坎维神行步法施展,直接避开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常遇脸sè狰狑,他忘记了坎维的轻功很强,刚才那一掌直接被他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真气罩。”坎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常遇能够收自己一剑而毫发无伤,感情是用凝真境特有的真气罩护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炼血一击能不能击穿那层真气罩?”坎维心有暗自揣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修炼的是《粹剑九式》吧?真没想到你居然练到邻七式,啧啧。”常遇表情极为得意,“不过,除非你炼成邻九式,否则难撼我分毫。”

    常遇眼中厉sè一闪,身形再次扑了过来,拳掌并用,快速的朝着坎维攻去。

    “碎金!”

    坎维手中jīng钢剑闪耀,剑气纵横,不断劈开常遇的拳印掌印,同时身形闪躲,一次次的避开常遇极为刁钻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子真滑头。”久战不果后,常遇神情有些焦躁起来。

    而反观坎维,虽然能够躲避常遇这么多招,但自身的内气已经消耗过半,如果在这样下去,恐怕不必常遇动手,自己也要累趴下。

    “不行,看来得动用那个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坎维反手将jīng钢剑倒插在一边,

    “怎么,不用剑了?还是想认输?”常遇冷笑道:“不过,纵使你认输,我也会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可以试试。”坎维灵魂力渗出一丝进入骷髅空间戒指,直接将藏在里面的那柄血剑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常遇一双老眼顿时瞪得通圆,但随即嘴角有露出会心的笑容,

    “想拿把剑出来吓唬我?真当我白活了这么多年啊。”完,再次临空一跃,对着坎维狠狠劈来,

    “焚掌!”

    呼!强烈的真气化作一个巨大的火掌,带动了周围元气的涌动,一袭袭热浪不断朝着坎维涌来,火掌居高临下,快速的狠狠的对着坎维劈来,所过之处,草木皆枯,其威力较之当rì常chūn施展时,不知强大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坎维凝眉敛气,满脸的严肃,右手紧紧的握住血剑,全身jīng、气、神更是在这一刻全都附属在血剑上。

    巨大的火掌呼啸而至,眼看着就要劈到,而就在这时,坎维浑身的气势突然高大起来,体内的近五成内气快速倒吸,如海纳百川般的汇入血剑中,

    “碎金斩!”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强横的宛如实质的弧形剑气飙shè而出,直接贯穿火掌,对着常遇狠狠斩去,

    “不好!”、

    常遇表情惊骇,当下顾不得其他,体内真气外放,迅速形成一层厚实的土黄sè真气罩,将其严实的罩在其郑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弧形剑气如摧枯拉朽一般地直接斩破常遇的真气罩,一剑将常遇劈飞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威力。”坎维脸sè苍白,刚才那一剑消耗了他太多内气,如今他体内的内气仅存四分之一,好在刚才那一剑威力绝伦,直接劈飞常遇,想必这次常遇即使没死也深受重伤,当下坎维满是希翼的看向远处扬起的尘土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尘土中突然传来常遇嘶声裂肺的咆哮声,

    “畜生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常遇暴喝一声,整个身子直接冲而起,衣服破开,露出一条鲜血淋漓的剑痕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常福舔了舔嘴唇,yīn冷的双眼此刻闪耀着贪婪的目光,“啧啧,没想到你还有一柄宝剑,很好,杀了你之后,这就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常遇忘却了伤痛,一步步朝着坎维走来。

    “别想着反抗了,我知道你体内内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。”常遇yīn笑着,似乎他已经掌控了一牵

    “真难缠!“坎维心中暗自惊叹,刚才那一剑威势惊人,在血剑的加持下威力足足提升了五六成,居然只是刚好山常遇,如果是换做任何一个武者境界的武者来抵挡,绝对是不死即伤。

    “看来得使用‘炼血一击’了,”坎维轻叹一声,炼血一击是玄阶低等武技,哪怕是常遇,恐怕也没有修炼过玄阶低等武技。

    只是炼血一击威力虽大,但消耗同样巨大,不仅需要调动全身的内气,敛聚一身的jīng气神。依照坎维目前的情况,恐怕在施展完一招后,坎维将会短时间内变成毫无还手之力的废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身形停在坎维十丈开外,常遇表情瞬间严肃起来,“一招解决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愿意多拖,迟则生变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却见常遇浑身真气调动,四周地间的元气瞬间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畜生,老子年轻时曾意外获得一门玄阶低等武技,曾经用他斩杀过一个凝真境中期的大敌,你能死在这招下,是你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昂呜!

    常遇体内突然传出一声清脆的龙吟,紧接着,一道道真气汇聚成型,带动周围的元气形成一条气态苍龙,

    “亢龙有悔!”

    昂呜!

    龙声大振,真气苍龙破开空气,直接朝着坎维撞来,其所过之处,犁出一条宽一米深半米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常遇面sè苍白,刚才的那一招对他消耗极大,“这回看你怎么逃,”

    ‘亢龙有悔’攻击范围极广,即使坎维施展出神行步法第三重,依旧逃不出其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眼看着气态苍龙就要扑了上来,坎维当下也顾不得伤势,眼神坚定的咬破舌尖,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jīng血瞬间喷出,同时体内所有jīng血瞬间调动起来,一股股浓浓的血气覆盖坎维全身,坎维全身仿佛燃烧起浓浓的烈火。

    “血影闪!”

    气态藏龙刚一到达,坎维整个饶身影瞬间化作一道血芒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强劲的气劲冲击未散,直接将坎维之前站立的地方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,溅起万丈尘埃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见到此状,常遇顿时哈哈大笑,总算解决了这个子,了却一桩心愿。即使现在回到常家,常遇也可以交差了。

    回想起这几rì自己受到的屈辱,常遇指甲深深的嵌入肉内。先是大长老当着数千外门弟子的面,毫无顾记得击伤自己,然后是自己去找外门门主喊冤,却反过来被门主训斥一顿,走到哪里自己都会被众多弟子在背后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全都是因为坎维的出现。现在坎维死了,常遇感觉整个世界彻底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高心太早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坎维的声音再次从空中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常遇当即浑身一激灵,仿佛被人大冬泼冷水似的。

    之间面sè异常苍白的坎维伫立空中,正朝着常遇快速的降落,一团猩红的闪耀着血红光芒的光团被其握在手中,仿佛一团血sè的太阳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常遇表情瞬间凝固起来,一种隐隐的惧意在其心中悄然产生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常遇死死地盯着坎维手中的那团血sè光球,脸皮狂跳,“不可能,他只剩下几成内气,施展的招式威力不会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尽管心中如此想,但其手上却没有丝毫的迟疑,双手快速的调动体内残存的真气,汇出体外化作一层层严密的真气罩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如何破开我的真气罩。”常遇对着坎维大喝一声,脸上满是得意之sè。

    “炼血一击!”

    坎维满脸森严,浑身的jīng气神一下子全部被抽空,汇入到红芒内,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耀眼的光芒直接破开坎维与常遇之间的空气,毫无阻力的洞穿常遇的真气罩,宛若实质的光柱从常遇心房处贯穿,光柱余势未消,在远处‘轰’的激起万丈尘埃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常遇脸sè惨白,缓缓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巨大血洞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嘴角扬起一丝苦笑,常遇浑浊的双眼看了一眼不远处浑身是血,如今已经昏迷不醒的坎维,狰狞之sè再次浮现,

    “老…老子就算是死,也要…拉上你做垫背的。”着,蹒跚着朝着坎维一步步走去,只是其每走一步,身体就虚弱一分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来!”常遇咬破舌尖,意志瞬间清醒,右手缓缓抬起,对着坎维拍出自己仅剩的一掌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一柄锋利的jīng钢剑迅速划过,常遇眼中白芒一闪,整个饶意志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白衣倩影来到坎维身边,检查了坎维的伤势……

    坎维昏迷后,全身仿佛压着万斤巨石,难受异常。灵魂深处更是隐隐传来一丝丝撕裂的痛处,使得坎维残存的意志久受万劫轮回一般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