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百二十四 棋局纵横(上)

小说:魂坠太平 作者:安乐难乐
    洪秀全将钓竿交到女官手里,活动活动手臂,指着大理石桌上的围棋棋盘,道:“这棋都闲摆了大半了,坐下,陪朕下一盘吧。(追书就上新书网 xinshuW·Com)”

    赵杉却才落座,从棋瓮里拿出一颗柔柔滑滑的棋子,正思量着如何开局。但听舫外人喊犬吠声,一只大个的黄毛狮子狗冲进舫内,好似受了教引般,往那个手拿钓竿的女官身上便扑。

    那女官惊骇得“哎呀”尖叫一声,歪倒在地,却因身负皇命,也不敢丢瘤竿用手去遮去挡,只任那恶犬在她身上撕咬。

    洪秀全怒喝:“哪来的野畜!快拖出去!”

    两个月将侍卫应声进来,提耳拽腿,将狗拖出舫外。受伤女官也被搀扶了出去。

    舫外响起叫骂声:“好大的狗胆,连我的犬也敢捉!”

    洪秀全气得面皮紫胀,抓起桌上的龙纹五彩瓷杯向舱口掷去。叫骂声戛然而止,幼主洪贵福低着头进来,后面跟着四个穿着绸衫与其年岁相当的半大子。在离御座三米开外的地方,屈双膝跪立。

    洪秀全指着贵福的鼻子,骂道:“你不在书房好好读书,却跑来这里胡闹,真是该打!”

    贵福嗫喏道:“今日师傅闹肚子,请了病假。儿臣见那犬生得可爱,想抱来给父王解闷,结果没抱紧,被它跑了…”

    “亏你还知道个孝字。”洪秀全听了儿子的解释,脸上登时云开雾散,声音也柔缓了许多:“去把《幼学诗》规规矩矩地抄五遍,拿来与我看。”

    贵福骨都着嘴声唧哝道:“抄五遍,那可得好几千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!”洪秀全咄的一声喝,贵福如被电击,起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洪秀全抬手指指萧有和,道:“你去看着他写。”萧有和一脸不情愿的看看赵杉,被两个宫女牵着走了。

    赵杉对围棋一窍不通,所出套路只围绕着一个“围”字,而毫无策略可言,只知东扩西拓,地盘越来越大,而实则不堪一击。初开局时,还不见得落了下风。下到半局,便是败局已现。往往一两子之间,就被杀得十数子皆落。

    正以手托腮,冥思苦想扭转败局时,一个婀娜倩影飘然而至。赵杉转头一瞧,见红鸾手里托着一个装了西瓜薄片的银盘,正笑盈盈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赵杉知她棋艺撩,拈起一颗棋子,向她问询的目光。红鸾会意,将银盘轻轻放在桌上,当起了她的“军师”。

    红鸾立在赵杉身侧,或附耳授策,或伸出玉指,虚晃着点点。赵杉虚心受教,按她的指点排兵落子。果然,连破了洪秀全的四面包抄围杀,渐渐地竟有了转败为胜之势。

    洪秀全忽收住手,盯着棋盘上四散摆开的阵势,:“王妹看这棋局对弈与战场上的排兵布阵相比,哪个更容易些啊?”

    赵杉听洪秀全问她下棋容易还是战场上的排兵布阵容易,知道是别有深意,便道:“棋局对弈怕是比实战排兵还要更费心思些。用于战场厮杀的排兵布阵,因是实战,到底还有那些具体执行的将官士佐,倘或战情有变,还可临时改变策略,以作调整补救。而在这棋盘之上,两厢对弈,谋划摆子全在一人,棋子是死的,一子摆错,无从收回,才真有可能是一着不慎而满盘皆输呢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道:“王妹这法倒是新鲜。往常与东王他们议战事时,朕都只是听他们高谈纵论,而绝少开口。以后逢着机会,是得跟他们好好道道了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用银筷夹起一片西瓜,却到嘴边,又放下了。待红鸾拿起盘里的银叉,将西瓜籽一颗颗剔除干净了,方才又夹了入口。

    外面侍卫来报,北王求见。洪秀全让请人进来。

    韦昌辉登舫入舱,行礼毕,献上一封奏本,道:“这是弟与诸丞相议定的下月东试文科的几个考题,四兄已看过,命弟带来,恭请二兄圣裁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将奏本接过,搭眼瞧了一瞧,道:“朕看这第一个题目‘四海之内有东王’就很好。自永安建国至今,东王辅政事事严整,用兵指挥若定。实乃朝之股肱,国之栋梁。其功其能,理应为下所扬。就以此为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兄圣鉴,弟这就着人去张贴黄榜,宣示内外。”

    韦昌辉应声,正要退去,被洪秀全叫住,让他到近前观棋。

    韦昌辉看了棋局,笑道:“素传妹棋艺并不甚佳,可依今日所见,又该是刮目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背后有高人指点啊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拿眼扫了下红鸾,起身道:“朕出去透透气,你们继续把这一局下完吧。”又用手指指红鸾:“切记,观棋不语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也觉得有些发闷,陪陛下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红鸾笑靥如花,轻轻拍了拍赵杉的肩膀,扶洪秀全出舱去了。

    韦昌辉并未入座,直勾勾盯着棋盘看了半晌,道:“妹这排兵布阵确实与众不同,草蛇灰线伏延千里,一子动而牵全局。怪不得择选妹婿的眼光独到,这前有陈玉成,而今又添了林启容,都是前途不可限量的朝虎将啊。”

    赵杉粲然一笑:“良马有日行千里之能,更需伯乐青眼而待。他们都是久在戎行不谙世故的性耿心直之人。往后还需五兄多加提携照管呢。”

    韦昌辉也笑了,道:“俗语‘一面篱笆三根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’况且大家都是同殿为臣,理应同舟共济,相互扶撑嘛。我两三日后便要起行,妹可有书信要捎,或再写一字箴言。”

    见赵杉发愣,眼角的笑纹便更深了,道:“妹当初挥笔而就的一个绝字,就使那曾妖头成了瓮中之鳖。真可谓是未卜先知,一字千金。这次往去江西,还望妹不吝指教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如何知道那个绝字的?”

    赵杉心下惊疑,又想陈玉成与梅姝久在韦俊麾下,他从韦俊处间接知晓也是可能的。因就笑道:“起排兵布阵的战术方略,不怕五兄见笑,妹连这棋盘上的黑白棋子,看久了都觉得眼花,何况那真刀实枪的厮杀实战。至于那个绝字,却是寒冬腊月里闲来无事,临摹描字时的顺手涂鸦之作。不知怎的就被粗心的仆婢夹在了送给梅姝的信笺中,却被穿凿附会高抬成这般,实在是羞愧汗颜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名黄衣侍臣进来传王口谕:请西王娘与北王到石望亭中话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