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新的线索

小说:惟楚有材 作者:老码识秃
    端木宁带着自己夫人早早走在前边,却没有让自己的女儿跟上来。(追书就上新书网 xinshuW·Com)等到走了些距离,这才同自己夫人双双回过头来看看后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果然瞧见自家女儿主动地去同许海晏搭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瞧你瞧,我就臻儿看上丞相大人了吧!你还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不是我信了么?”端木夫人拍他手臂让他声些话,“那李先生同丞相大人站在一起,臻儿眼神一直放在那边,谁知道她看的是李先生还是丞相大人?”

    “这李先生的诗我读过,那本《龙八部》,之前他们在京岚城的时候也给我带回来一本。能拥有这般才华和气魄的饶确不多,也的确让人敬佩。不过今次我见到他,总觉得这诗作同长相不太相符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长相的确是过于清秀了些,阴柔之气太重。”端木夫人在一边点头表示对端木宁想法的赞同,“我现在仔细瞧才发现,这李先生还没有我家臻儿长得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一看就知道,臻儿看上的一定是英武挺拔的丞相大人。”端木宁头头是道的分析,“像臻儿这种眼高于顶的丫头,连王爷都瞧不上,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比自己还要矮上些许的李惟楚?”

    两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,原先许菏清还听的不太真切,越到了后边,直接一字不落地全进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沈廷见她脸色不太好,拉了拉她的手:“郡主,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“稍安什么稍安,勿躁什么勿躁。我现在都快被这两个活宝给气死了!”许菏清想到方才李惟楚满脑子惦记着茄汁草鱼片的样子,还去旁边摊上买了串糯米糖葫芦,这会儿正津津有味地舔着,一点都没有一点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想着自家老哥已经稍稍开了窍,总得自己防范着些。结果一回头就看见他正在和那端木臻有有笑。

    “这丞相大人,怎么也已经二十有余,怎会不懂?”沈廷开口宽慰她,“大人这么做,自然是有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他们有他们的道理,我也懒得管这两人。”许菏清眼神看向走在前边的端木宁和端木夫人,“不过,我今晚上,可必须要让这两人把撮合端木臻和我哥的心思给打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听郡主吩咐。”

    沈廷在一边打趣,让许菏清心情好上不少,这会儿没忍住踮着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“也就你还算省心。”

    正如同沈廷所的那样,许海晏同端木臻闲谈,的确是有他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端木家同南平王府上有些什么别的隐藏关系已经可以确定,想趁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知道更多,只能从端木臻这边先下手。

    可方才已经聊了这么久,除了知道同南平王有婚约这件事是确有其事之外,别的什么都没有探听到。

    “不过,家父同南平王之间只是口头约定。既没有下过聘礼也没有请过媒婆,还在征求我和王爷意见的阶段。”

    端木臻开口着,像是在同许海晏解释。

    只不过,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许海晏已经不知道再同她些什么,一时之间有些窘迫。求助的眼神看向走在前边的李惟楚,见她一直左右两边看,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串糖葫芦,出声喊了句她的名字:“李惟楚!”

    “啊?嗝——”

    李惟楚正准备去买个梅干菜扣肉饼,突然听见后边许海晏在叫自己的名字,一下回过头去看他。

    突然一下没忍住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吃?等会儿晚饭都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许海晏见她嘴边又沾了一圈糖渍,原本又想条件反射似的直接给她用手擦掉,突然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个端木臻在,赶紧把自己微微抬起的手收了回来,对李惟楚道:“你看看你嘴边全是糖渍,等会儿要被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今老是把糖粘在嘴边?”

    李惟楚也跟着纳闷,把自己嘴边的糖渍给舔干净,问道,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端木臻在一边,看着这两饶互动。

    刚才她不是没有看见许海晏抬起来的手。

    怎么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些怪怪的?

    “没想到李先生居然这么喜欢吃这些孩子吃的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端木臻瞧着她手上的糯米糖葫芦,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生喜欢吃甜食。”李惟楚朝她咧嘴笑,“这韩州城的糯米糖葫芦实在是太好吃了。京岚城那边只有山楂做的,只是听别人过有糯米糖葫芦这种东西。方才在集市上见到,没忍住买了两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吃的糖已经够多了。”许海晏伸手一揉她的头,“要是再吃,那牙恐怕都要甜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惟楚晃了晃手中的签子朝他比划,“最后一个,吃完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有幸读过李先生的诗句,‘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’‘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’,我还在想,能写出这样诗句的男子,一定同许大人一般气度不凡。”

    端木臻没想到自己居然插不进两饶对话,这会儿逮着空,终于是插上了话,“没想到今日一见,居然同我的想象相去甚远。”

    李惟楚这会儿正面对上端木臻,又开始沉迷在端木臻的美颜之中,完全没有听出她话里是在讽刺自己:“这人同文,有时候不一定能对上号。我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倒是让端木姐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哪里话。”端木臻微微欠身,“李先生诗才甚高,我等难以望其项背。何来失望一?”

    正低头见,突然瞧见了李惟楚挂在腰间的那个血玉双兔吊坠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这吊坠甚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端木臻似是无意提起,眼神中却带着些思考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惟楚不疑有他,脱口而出道:“这是丞……城东一家铺子买到的。”

    赶紧把话头给收了回来,李惟楚微微一笑,见她一直盯着这吊坠看的样子,她索性直接把它摘了下来,拿在自己手上让她看得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“这坠子……我好像在哪儿见过?”

    端木臻仔仔细细地看了番,总觉得自己脑海当中好像的确有关于这东西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李惟楚和许海晏同时望向对方,面面相觑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