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要不你替我“杀”个人?

    他没这个胆子吧。(更新快的小说网站,新书网 xinshuW。Com)

    “人心不足蛇吞象。”闲拳淡道,“原先他未必有这个胆子,不过,这孩子生下来若是个男胎就罢了;若是个公主,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忽然嗤笑一声,“沈家不会让她诞下公主。”

    林深半晌没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这信息量太大,不知道该从哪下手。

    见她不话,闲人忽然问道,“你如今也与淑妃打过照面儿,她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他问的莫名其妙,林深反应半,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,反问他,“不怎么样,问这个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进宫如何?”

    ?

    林深震惊。

    等缓过神后,下意识提高音量,“你要我进哪儿去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,只听翠缕隔着窗问道,“姨娘是有事唤奴婢么?”

    林深立即捂嘴。

    半晌未听她答应,翠缕似乎自言自语,“姨娘莫不是梦魇了?”

    嘟囔了几句,自己还学着附和,“这事儿从前也是有的,当初闹了一场后老爷还特地请宫里的太医过来抓药医治,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边着,脚步声渐行渐远,仿佛真没当回事儿又回了厢房。

    林深这才松了口气,爬起来吐槽,“以前咋没看出这丫头这么机灵,今显她了。”

    闲全笑不语。

    但不等她再话,闲人忽然抬手捂住她的嘴,“躺下。”

    随后翻身下床,隐入塌下。

    林深:……

    这场景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好像电视剧里常演的大戏。

    她刚要问,只听门口又传来细碎的脚步声,忽停忽起,半晌有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闪进来,直奔塌前。

    林深:……

    不瞒您讲兄弟,我现在心里慌得一批。

    她不敢动,眯着眼打量来人。见人影在她眼前晃荡半也没下一步动作,想了想,索性故意翻了个身,顺势哼出几声呼噜。

    她这一动明显吓了翠缕一跳,又心翼翼地试探半晌才放下心,忽然冷笑一声,低声道,“蠢钝如猪。”

    林深:……

    实话我真想起来打人。

    连她都敢这么跟我——啊呸,跟原主话了?!

    0820:你看这个世界里谁不敢?

    林深:愣住jpg.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的也是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,好在翠缕也没在她面前晃悠多长时间,顿了顿便悄声退出卧房。

    等脚步声彻底消失,林深猛地从床榻上跃起,抱着手臂骂道,“靠!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!”

    闲人虽然听不太懂她的荒谬之言,所幸习以为常,慢悠悠地爬上来道,“你应该欢喜,若不是今日,还不知自己要被人蒙骗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该知道她不是个好东西,沈均派来的能是好人吗?”林深开启“吐槽模式”,

    “起她们主仆我就烦,我沈均那只老狐狸怎么可能在我身边安排个‘傻子’盯梢,闹了半我才是那个傻子!”

    完又想起什么似的,后悔的咬舌头,“阿不,是周巧儿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0820好整无瑕地捋头上的毛:有什么区别吗?

    闲人笑了笑,“礼部公事诸多,沈均忙着打点上下,哪里有那闲工夫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怕她听不懂,多一句,“你身边那丫头,从来都不是省心的。”

    林深目光警惕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半晌后知后觉,“她难道不是沈均的人?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儿,这妮儿还有双重身份?

    闲人失笑,“你从前只知道争风吃醋,每日不是绣花就是猫在后厨,沈均派个人在你身边顶多是为了照应,难不成还派她盯你的梢儿,没事递递口风看你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沈均会有这闲心么?”

    林深愣了愣,喃喃道,“那还能有谁,这家里恨我入骨的也只营—”

    “刘氏?”

    闲人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免得皱眉,“不是她吗?”

    不是只有她才会这么恨原主和淑妃吗,除了她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难不成还能是沈代淑或者沈老太太。

    她心中忽然一惊。

    沈老太太?

    闲人起身,摸黑儿给自己倒了杯茶,“沈老夫人持家有道,各世族后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沈均为何执意纳你为妾侍,明知你行事心思不轨仍袒护于你,如此‘宠妾灭妻’,你当沈老夫缺真毫不知情么?”

    林深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随后想了想,又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自己养出的儿子,这当妈的能不了解他半斤八两吗。

    感情老太太早就知道自己儿子侄女有这么一回事儿,当是孩子过家家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领回原主,

    反正她又不满意刘氏这个儿媳,让原主没事儿给刘氏添添堵,她在旁边看戏,不定看高兴了哪晚上还能多下两碗饭呢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心里没由来地佩服起沈老太太,不愧是当家人,这算盘打的贼6哈,都能拿奖了。

    她眼前一亮,又问道,“那你老太太没事儿派人盯着我做什么,是不是怕我红颜祸水?”

    嗯?这么一想还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闲人:……

    他笑了笑,温言回她,“沈家有皇位要传么?怕你伤了根基?”

    随后话锋一转,正色道,“这些缘由你早晚会知晓,如今你看的不是这个。先前与你的提议可能受得?”

    林深:……

    不好意思,我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我就不能躲过去,把我忘了吗。

    0820:不能,你多优秀啊。

    她支支吾吾地,“就不能送我去适合我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我真不适合进宫玩谍战啊,我连橙光游戏都没活过三集啊!

    不料闲人竟然很爽快,闻言拍板,“也行,深宫高墙,你也确实不适合在那里生存。”

    林深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连忙拍胸脯,“的极是,我这么粗心的人哪能干得了那细活儿,还不如让我去干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闲人挑眉,“哦?那正好,这儿正好有一桩‘粗活’,以你如今的身份做起来更得心应手,我原先还愁安排何人去做,如今看来竟是你最合适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
    听他的玄乎,她不免得好奇追问,“来我听听?”

    “你替我,杀个人。”

    林深一惊。

    迟疑半晌,道,“……谁?”

    “沈均。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