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公公醉酒冻死!

    “造孽啊!造孽啊!!”明叔拍了拍肖公公的肩膀,连到两声造孽,就再也没有什么,转身进了家门!

    几个看热闹的人,也转身就离开了!

    肖公公和肖婆婆看着转眼间就清冷的大街,也不敢再多呆,急匆匆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溜走了!

    肖公公和肖婆婆赶紧一溜烟的跑回了家。(追书就上新书网 xinshuW·Com)

    肖婆婆心有余悸,害怕的要命。把大门紧紧的关上之后,检查了好几遍,又把客厅的门和卧室的门仔仔细细的关好了,这才骂骂咧咧的上了炕,坐在脏兮兮的被子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肖公公的心里何尝不是很害怕!可是,他是一个大老爷们,心里即使是很害怕,却在表面上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!他看也没看肖婆婆一眼,起身开门就进了厨房,厨房的角落里有一口不算很大的石缸,里面有肖云还没走的时候,腌制的一些黄瓜豆角萝卜之类的咸菜!现在,这个石缸的盖子上布满了油污和灰尘!肖公公也没在意,从水槽子里捞出一个盘子,用手擦去表面的油污,有俯身从石缸里捞出了一些咸菜,不切也不冲洗,直接放到了盘子里!也没拿筷子,端着盘子来到了卧室,把盘子放到了钢管椅子上,从地上的一个布满灰尘的塑料桶里,倒了满满一大杯子的白酒,用手捏起一块咸菜,扔到嘴里,又喝了一口酒,一个人开始自斟自饮起来!

    肖婆婆现在可不敢跟肖公公发脾气宣泄了!她的心里很清楚,现在自己跟老头子是一条绳子上的两只蚂蚱,谁也跑不了了!自己是一个女人,而且年近古稀,这日后的日子,还得仰仗着老头子为自己遮风挡雨!因此,即使他看着肖公公一个人自斟自饮,心里气的要命,却也不敢什么!可是她的心里憋屈啊!不仅憋屈,还憋屈的要命!这股子怒气如果发泄不出来,他今晚可就别想睡觉了!

    于是肖婆婆顺手捞过身边的枕头,又把窗台上的剪刀拿了过来,就开始剪那个倒霉的枕头了!一边剪着,嘴里一边不停地咒骂着:“两个混账东西,竟然想开车撞死你们的亲娘老子了!你们就不怕招雷劈呀!呜呜呜,王鞍,早知道你们现在是如茨不孝,当初刚把你们生下来的时候,我就应该把你们摁在尿罐子里面,淹死你们!看你们还有没有本事活到今来谋害我!我诅咒你们,出门让车撞死,喝水噎死!打个喷嚏呛死!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肖婆婆嘴里骂着,心里五味杂陈!慢慢的,嘴里诅咒的话语,开始了转变:“肖云啊,是我有眼无珠,大米秕子分不清啊!你性子好,心地善良,又没有什么脾气!我看着你好话,就时不时地找你一些麻烦!我直到现在才发现,你才是对我最好的呀!每个月,你都给我生活费!还时不时地过来帮我收拾一下屋子!可惜啊,可惜你就要和玉君离婚了呀!你,我这日后的日子,棵怎么过呀!还有玉雪,妈妈对不起呀!这几个孩子,只有你,对妈妈是最孝顺的!你没出嫁的时候,一日三餐,都是你来做,家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的!出了嫁,也不是的回来看看我和你爸爸!虽然你回家,从来没有什么值钱的好东西带回来,可是你包的包子,却是最好吃的呀!那面,我怎么就从来发过那么喧腾的呀?都是地里出的大白菜,你包的包子。怎么就那么的鲜呢?!”

    心里越是想着肖云和刘玉雪对自己的好,对刘玉成和刘玉建的憎恨就越是强烈!如果,这两个儿子现在就站在肖婆婆的面前,相信肖婆婆一定会上前撕了他们的!“不行!这两个畜生今想开车撞死我们俩,我不能就如茨便宜了他们!我要去告他们!让他们去坐牢,最好一辈子关在里面都不要放出来!这两个王鞍,真的是气死我了!”直到现在,肖婆婆还在对两个儿子的所作所为愤愤不平!可是他却一直没有醒悟到,儿子如茨不孝,虽有一部分,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想法,可是与自己和肖公公的言传身教,却是密不可分的呀!如果,他们两个,身子正,做事坦坦荡荡,心眼好一点,待人良善一点!特别是对儿女的教育,正确一点,或许这些悲剧就不会发生!要知道,家庭的熏陶,父母的言传身教,对孩子的成长,骑着至关紧要的作用啊!可悲的,肖婆婆到现在,还在怨尤人,丝毫没有检讨自己的错误和不足!发生这些悲剧,也就不足为奇了!

    肖婆婆一边哭,一边骂,不知不觉的,竟然睡着了!

    肖公公的心里更是憋屈的要死!两个儿子,自己最看重的,也是最引以为傲的儿子,竟然在光化日之下,敢开车撞死自己!在这个不大的山村里,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!真的是丢死人了!刘玉建还不是让他很失望,可是,刘玉成这么做,就真的让他韩寒心了!想当初,刘玉雪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,是最适合接他班的年纪!可是这个班,却是自己枪林弹雨,一辈子革命才换来的!刘玉雪十个女孩子,早晚要嫁人,景来嫁了人,就是别人家的人了!那么,这个班若是给了她,那就便宜了别人!于是他一狠心,提前办理了退休,让刘玉成接替自己进了工厂!为这件事,刘玉雪着实不高兴了一段日子!可是他没有办法啊!儿子,才是他老聊时候的依靠啊!哪料想,儿媳进了城,娶了媳妇就忘了娘,他这个老子,也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!别人家的孩子,一道年节和礼拜,都会携儿带女,大包包的回家看望父母!刘玉成倒好,进了城,就再也想不起他这个亲爹老子了!这不要紧,那个王丹还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,处处与他们刁难!到了后来,连家门也不进了!直接把刘玉双两口子当成了亲人!逢年过节的,原本应该孝顺他们老两口的东西,直接就搬进了刘玉双的家里!他的心里恨呀,却也只能砸掉牙齿往肚子里咽!

    “咎由自取,咎由自取啊!”肖公公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,老泪禁不住,流了下来!他想起了今下午到刘玉喜的家里,恳求她把房产证和工资本还给他的时候,刘玉喜那高高在上的神态,还有看他的时候那睥睨的眼神,不由得心生悲意!刘玉喜,这个闺女,跟自己一直都是很贴心的呀!平时,她手头都很紧,一到了三个孩子开学的季节,都会跑回家跟自己借钱!自己哪一回也没有拒绝她呀!也从来没有让她还过啊!到现在,她怎么就忍心恩将仇报!不仅把两套房子占为己有,更改了房产证上的姓名,还把自己的工资本给扣留了!自己不就是欠了他一点钱吗,多大点事!这些年,她欠自己的,何尝止两万块钱啊!

    肖公公越想越郁闷,越想越生气!越郁闷,越生气,倒酒的手就开始不听使唤了!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,脑子也越喝越糊涂了!

    感到些许的尿意,肖公公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踉踉跄跄的开门走了出去,一阵冷风坲过,醉意却是更加重了几分!他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,脚底下不知道本声明东西绊了一下,“扑通”一声,边直勾勾的摔倒了!

    肖婆婆是被冻醒的!昨傍晚回到家,老两口心里都很不舒服,所以也没有做晚饭,所以炕是凉的!睡下的时候,仗着心头的一团怒火燃烧着,也就没有感觉到什么冷!可是快亮的时候,,屋子里冷的像个冰窖!她掖紧了被子,却还是被冻得直打哆嗦!最后,实在被冻得受不了了,这才不情不愿的爬了起来!

    扫了一眼身边,空荡荡的!

    肖婆婆睡眼惺忪,穿了里三层外三层,这才起身下霖!

    客厅的门大敞着!

    “老头子,老头子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肖婆婆看到了卧倒在院子里的肖公公!昨夜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下了一点雪!院子里却没有一个脚印!

    肖公公的身上披着薄薄的一层雪!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躺在地上干什么,起来,太冷了!”肖婆婆站在肖公公跟前,伸出脚提了肖公公一下:“老东西,猫尿喝多了,是吧?!”

    肖公公一动不动!

    肖婆婆再次往他身上踢了一脚!

    肖公公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!

    肖婆婆断下身子,伸手去拍打肖公公的脸颊!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肖婆婆发出一声惊叫,紧接着嚎啕大哭起来:“老东西,你这是怎么了呀!你醒醒呀!老东西,老东西。。。。。。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