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:此间少年(十年后)

小说:春山行 作者:十年长安


    丛林翠翠,临间小道上两匹黑亮骏马急行,踏起一地尘埃,马上坐着两个锦衣少年,二人一路南奔,远处天际矗立着一座巍峨青山。
   稍大一点的少年十四五岁的年纪,背上背着把剑,剑眉星目,黑衣列列,小一些的少年十岁左右,尚未长开,马骑的有些吃力,但眉间坚定,紧紧的跟着前面的少年。
   待出了林子隐约看到些城郭的轮廓时二少年停了下来,下马歇息,二人寻了出树荫坐下,大一点的少年从包袱里拿出干粮和水递给小少年,小少年明亮一笑“谢谢小叔叔”。
   被称作小叔叔的少年嘴角一抽,面上神色颇为无可奈何。
   他心里想小叔叔总比叫他表叔强。
   “小叔叔,我们还有几日能到,你说那人会收我们二人为徒吗,父亲也是,他的武功分明那么厉害,为何还要送我们进青云派”。
   小少年一边嚼着饼子一边嘟囔着抱怨,饼子将嘴巴塞得圆鼓鼓的,像一只鼓气的兔子,十分的可爱。
   那位小叔叔看他一眼卷起袖口替他擦掉嘴边的碎屑“表哥的武功再高也不是天下第一,青云派那位掌门剑术天下无双,江湖无人能处其右,且听闻他门派里弟子们用的剑亦是上品,我们此去若能顺利拜师,不亏”。
   “可是我听闻那掌门曾与我江家有过恩怨”小少年忍不住诧异,但眼神亮晶晶的,一副期待之态。
   “都是误会,你去了之后切勿胡说”大一点的少年嘱咐他,之后取下自己身后的剑慢慢擦了起来。
   小少年吃完饼子也学着他的样子将自己的剑取下来擦拭。
   一把通体雪白的剑,精致漂亮。
   少年擦着擦着皱起了眉“小叔叔,你说父亲为何要将这把如此秀气的剑给我,这分明是姑娘家用的剑”。
   他眼珠子骨碌碌的转想着等到了青云派拜了师得了新的剑,他就将手里的剑扔掉。
   一旁小叔叔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伸手在他头上一敲“表哥如此做定有他的道理,这把剑他珍视的紧,听闻连你娘也不许碰,你若敢偷偷丢了它,定然会被打断腿”。
   小少年听罢吓了一跳撇撇嘴急忙将剑收好。
   “小叔叔,听说那青云派在高山之上,很是寒冷,你说我二人来自南地,去了可会受不住”。
   “你听谁说的”大的少年凝眉。
   看着比自己只小四岁的少年,那句小叔叔听着实在是难受,可谁叫他辈分太大。
   “书中看的,书中言青云山高耸入云,终年积雪,寒气逼人”小少年信誓旦旦。
   “谣传罢了”大的少年淡淡道,又见小少年似乎不信他伸手指了指远处一座青山“那就是青云山,你看它可是中终年积雪”。
   正值夏季,远处山峰整个青葱翠绿,哪里有半点积雪的模样。
   小少年惊呼“那就是青云山吗,看着不太冷,小叔叔果然知道的比我多”。
   大的少年捏起眉心“令玉,你日后不必时时称我为小叔叔,叫我梅生便可”。
   “那怎么行,你是我小叔叔,我怎可直呼你姓名,爹爹知道了会生气的”名叫令玉的少年极其坚定。
   少年梅生揉了揉额角“罢了,你爱怎么称呼便怎么称呼吧”。
   歇了一会儿后他老神在在的开口“赶路吧,不然怕是赶不上两日后青云派的收徒大会了”随后起身重新背起剑利落的翻身上马。
   小少年急忙起身跟上。
   二人再次绝尘而去。
   两日后二人顺利赶到了青云派。
   青云派设在青云谷中,背靠巍峨山峰,前有一跳东流的大河,门楣高耸,上面规规矩矩的书着青云派三个大字。
   前面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前来拜师的人,有男有女。
   梅生带着小少年寻了处角落站定。
   二人刚站好旁边一个着青色锦衣的少年便上前搭话,那少年与令玉一般大小,生的白净乖巧,可眼神张扬,生气勃勃,与长相十分不符。
   他挤到令玉身边好奇的盯着他看“啧啧,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人,比我那清风表哥还要漂亮”半晌他对身边的小侍卫道。
   令玉本就不喜被人说漂亮,一听少年的话便怒了,他红着脸恶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斥他离自己远一些。
   少年却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   令玉生的好看,生气的时候也圆鼓鼓的好看,是以并没有什么威慑力,反而引得少年愉悦起来。
   “我夸你呢,你生什么气,我叫杜清溪,来自淮阳,你叫什么名字,说不定我们日后会成为同门师兄弟”。
   令玉见他自报家门也道了歉勉强消了气“我叫江令玉,来自岭南”。他刚说完,肩膀便被搂住,少年杜清溪自来熟的与他挤在一堆,问他今年多大,他说自己九岁,估摸着比他大些,他日后可叫他一声师哥。
   令玉听完眼睛骨碌碌一转没有答话。
   九岁呀,那还真对不起了,他是师哥呢。
   不过他懒得说,眼前人话太多,其实他想清净清净,若说出来又免不得与他争论起来。
   还有他小叔叔可倒好,在一旁抱剑看好戏,也不帮他一把。
   “当真是间青叔叔与沐风叔叔养出来的,与他二人一般模样”他咕哝。
   杜清溪问他在说什么。
   他忙道“没事没事,只是在担心今日的选拔”。
   杜清溪听他担心选拔随即神秘兮兮的再次靠近他,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引得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
   正想说话的时候杜清溪却被叫走了,他顺着声音看过去。
   是个与他差不多般大的少年,朗朗周正,穿着白衣,很是洒脱好看。
   他听见杜清溪喊他清风表哥,然后与他一同离开了人群。
   “看什么呢,专心些,选拔大会马上要开始了”梅生见身边小少年似乎在发呆,出声提醒他。
   令玉回过神急忙凑到梅生身边“小叔叔,你可知适才那聒噪的少年是谁,他竟同我说青云派的掌门夫人是他亲生姑母,他说我们二人今日若是没有选拔上,他便同他姑母姑父求个面子将我们收了”。
   梅生听罢只稍稍讶异了一下便摇头站好,叫他专心些,莫要想那些有的没的。
   令玉撇撇嘴站回了自己的位子。
   半炷香后,广场上人群躁动了起来,有人低呼一声“出来了”人群便都往前面的高台上看去。
   高台上相携站着一对男女。
   男子一身玄袍长身玉立,身旁女子着鹅黄衣衫,清秀美丽,他们身边站着两个人。
   一个便是适才将杜清溪叫走的少年清风,另一个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扎着娃娃辫穿着藕色的花衣,瓷娃娃一般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盯着场上的少年们看,带着好奇与迷茫。
   不多时由男子宣布选拔正式开始,每个人需上前将自己的武功底子展示一番,由掌门亲自挑选有习武天赋的留下。
   至于展示,练剑打拳都可,没什么限制。
   半个时辰后终于轮到了小少年令玉,他一上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   一来他长得很是漂亮,二来他上拿的那把剑实在太过扎眼。
   人群里窃窃私语多半都在笑话他拿了把姑娘用的剑。
   却不知台上的女子在看见他亮出那把剑的第一眼时就变了脸色。
   令玉被台下的嘲笑声扰的心烦,心不在焉一个不稳手里的剑便飞了出去,哐当一下砸在了地上。
   众人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一阵哄笑声。
   令玉脸红的要低出血来,直觉的羞愤难耐,一时间委屈不已,他堂堂江月山庄少庄主何时被人如此轻慢过,眼眶里瞬间聚起泪珠来。
   不过台下台上人都看着,那两泡泪珠生生被他忍了回去。
   他垂头丧气的拾起剑准备下去,却发现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个很漂亮的夫人。
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”他听见她问他,语气温柔。
   他抬起头才发现来人就是掌门夫人,于是小心翼翼道“江令玉”。说完他发现面前的夫人面色一喜问他父亲可是江月山庄的江临枫。
   他愣愣点头。
   心想难不成他爹爹与眼前的掌门夫人相识。
   他说完发现面前人的神色更加温柔了,带着几分长辈的温和,像极了平日间青叔叔与沐风叔叔看他的表情,他心底的紧张忽然一扫而空“夫人与爹爹认识?”他试探着问。
   他听见夫人顿了顿答了句“故人”。
   或许是他们在台上说话的时间太长了,小叔叔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赶到了他身边,躬身朝那位夫人问好询问发生了何事。
   江令玉见面前夫人似乎被突然出现的小叔叔吓了一跳,怔怔的盯着他看,急忙开口介绍“夫人,这位是我的小叔叔江梅生”。
   他想既然是他父亲的故人,也该叫他小叔叔也沾些光,却发现那夫人竟神色恍惚起来,他听见她将他小叔叔的名字“梅生”在嘴里念了一遍。
   半晌之后微微摇头,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,似了然,似叹息,又似担忧,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   “这把剑是你自己带来的吗”他听见她忽然开口。他没有反应过来她是在问他手中的剑,呆愣的时候他小叔叔急忙开了口。
   “此剑名唤揽雪,是我二人来时表哥送给令玉的”。
   他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说的是揽雪剑,急忙补充“夫人莫要看这是把女剑,却是父亲的宝贝,听闻他从未让人碰过,连我娘也不行,一只珍藏至今,前些日子差我来青云拜师时才取出来给了我”。
   “他…….他可有说什么”眼前夫人缓缓开口,可他还是听出了她的情绪有些起伏。
   他急忙思索起来,绞尽脑汁的想了半晌终于一拍脑袋,却又有些不确定。
   因为他爹爹那时只时低喃,并未说与他听,他听的也不是很清楚。
   “他说什么不知那人看到…….会不会想起他什么的,我…….我记不清了”他懊恼。
   面前夫人却笑了,摸了摸她的脑袋“想不起便不想了,都是过去事,你父亲这些年过的可好”。
   他忙不迭地点头又迟疑着摇头。
   他想说他爹爹半年前生了一场大病,大夫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从他体内取出了一根银针,取出银针那日间青叔叔与沐风叔叔在竹阁里跪着。
   一跪便是三日。
   那三日里他爹爹遣散了竹阁里所有的人将自己关在里面,连他娘也不许进去。
   三日后他出了竹阁整个人瘦了一大圈。
   然后便让他与小叔叔上青云拜师,临走时给了他揽雪剑。
   可令玉猜想那些话与眼前的夫人应该是些无关紧要的话,所以他没有再说下去,夫人也没有再问,而是转身走回了高台上的掌门身边。
   一日选拔结束后,令玉与梅生都有些垂头丧气,准备收拾包袱回岭南。
   梅生武功好,但得照顾令玉,令玉又在高台上出了糗,所有二人都觉得他们多半没戏了。
   谁知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,杜清溪找了过来,他身后跟着白衣小少年和穿藕色衣衫的小姑娘。
   “姑母让我和清风表哥来带你们回去”他神色轻快,然后将两块写着青云派三个字的令牌扔给了他们。
   “回去?”令玉诧异。
   “母亲已同意你们留在青云派,特差我们来带你们去见她与父亲,从此以后你们两个就是父亲的亲传弟子”。一旁的少年清风开口。
   梅生与令玉都愣住了。
   原本连入门都没戏了,怎么转眼就成了掌门亲传。
   “哥哥,快走吧,母亲还等着楠儿回去吃包子呢”一旁的小姑娘见二人发怔,拽了拽令玉的袍角,奶声奶气的开口。
   令玉和梅生急忙收起思绪同三人一同离开。
   “我叫江梅生,你呢”路上,江梅生询问身旁的白衣少年。
   少年虽小,但沉稳安静,他从心里觉得他二人应该能合得来。
   “我叫莫清风”少年转身,温和一笑。
   “哥哥,哥哥,还有我……..我叫莫楠儿”一旁忽然急切的差进去个奶声奶气的声音,带着被忽略的不满。
   少年们被逗乐,随即大笑了起来。
  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新书网提供最新免费小说阅读服务,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、言情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
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,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@nilove.net ,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。
版权所有 © XinShu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12425号-2